留学生讲新加坡疫情:有专人突击检查 出台限购措施


《图片报》还提到,达塞尔所在的米特区是柏林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。尽管他赞同推行严厉的防疫举措,但他也在此次采访中,对党内人士提出的放宽限制的想法表示支持。

库尔茨还表示,奥医疗卫生系统应对疫情准备工作比较充分,目前有约900台呼吸机、1000个重症监护室可供使用。他本人已向有关国家和企业寻求支持,争取多方采购防护物资与呼吸机。希望民众继续严格遵守防控举措,防止疫情暴发式增长导致医疗体系超出负荷。

接着,他还表示,两个人一起生活14天几乎不可能不被传染,“所以,我故意让自己快速感染(病毒),这样隔离期也不用延长到4个星期。如果在她隔离期结束时我被感染,(隔离期)就必须延长。”

埃尔多安表示,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放弃生产,他说,土耳其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经济和社会支持措施,保证就业,保证中小企业、出口商的利益。

他同时坦承,虽然自己现在已经几乎痊愈了,但实际上,所花费的时间远比想象中长,过程也比想象艰难。

《图片报》:这位政客故意感染新冠病毒

奥政府高度重视数据保护,但通过手机数据监控疫情是重要防控措施,奥民众应在数据保护和拯救生命之间作出正确选择。

在公开信中,达塞尔还提到自己在隔离期间也通过电话和邮件继续工作。

当地时间30日晚,奥地利总理库尔茨接受奥国家广播电视台采访表示,奥目前仍处于抗击疫情的初级阶段,传染指数约为2,距离减少感染人数的目标还有较大差距。奥政府着力采取以下措施抗击疫情:

综合德国《图片报》报道,达塞尔当天早些时候接受柏林-勃兰登堡广播电视台(RBB)采访时说:“我是估计让自己感染(新冠病毒)的,因为我不想让我的女友独自被隔离。然后我想,只要3天我的身体就会产生免疫抗体,我再也不会被感染或是将病毒传给其他人了。”报道提到,达塞尔的女友此前在瑞士感染上新冠病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