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汉光谷方舱医院宣布“休舱”
来源:武汉光谷方舱医院宣布“休舱”发稿时间:2020-04-01 21:39:54


为此他们不惜采用“非科学手段”,即渲染福奇“是民主党人”、他给特朗普的建议“是在帮民主党坑总统”。

随后特朗普表示“应死220万美国人,实死20万就算大功告成”,虽然两人口气大相径庭,前者平实而后者“呛人”,但不难发现,其实二人说的是同一个意思。

今年1月29日,美国白宫成立了以副总统彭斯牵头、由22人组成的“白宫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特别工作组”。

两天后,福奇就对《科学》杂志表示“我永远不会这么说话”,并无奈地称“我总不能跑到麦克风前把特朗普总统推下去,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让我们想办法下不为例吧”。

这源于他对防疫专业和学术的执著。他对艾滋病如何破坏人体免疫系统的深刻研究,为人类突破这一不治之症带来迄今最大的希望。

这种露骨的、非学术性的攻讦,也引发了另一些美国人的不满。

2003年,美国科学信息研究院(ISI)曾作过一份统计,显示自1983年至2002年,全球250万-300万各学科发表在专业刊物上的论文中,福奇在“被列名引用原文最多的科学家”排名榜上高居第13位。

这当时在美国引发轩然大波。

《纽约时报》3月28日一篇文章称,著名保守派人物频频利用自己的人气,制作、发布和转发各种“黑福奇”的文章、视频和节目,攻讦福奇是“自由主义者”,称“我们不能相信他这样一个人所说的话”。

耐人寻味的是特朗普本人的意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