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嘴鸥即将回家 昆明市民送别老朋友
来源:红嘴鸥即将回家 昆明市民送别老朋友发稿时间:2020-03-29 05:05:57


卖家A发来的例图而至于是如何获得这些真实世界戴着口罩的人脸图片的,该卖家没有直接解释,只是表示“就是打卡获取保存下来的,而且都是年后(拍)的,时间很新,你肯定在网上找不到。”该卖家说:“我们平时用这些照片做戴口罩人脸识别的算法训练,你确定要的话,口罩佩戴识别算法源码加上数据集一共1000元,单要人脸数据集的话也是1000元,都在网盘里,随时可发链接。”卖家B则向中新经纬记者介绍,他手里的戴口罩人脸图片则来自于朋友圈、微博等社交平台。据该卖家介绍,他手里有几十万张这类照片,“你需要多少我就有多少,2毛钱一张,十万张以上有优惠。”

胡老板是武汉醒目超市的店主,春节过后,线上购买生活用品订单一直暴增。他每天骑着电瓶车给周边小区顾客“无接触”送货,同时用网商银行面向湖北商家的无息贷款维持经营,“这时候不会去想赚不赚钱的事,就是用一切办法让小店活下来。”胡老板说。

目前,戴口罩的人脸识别技术在实际中已被应用,因此,戴口罩的人脸数据泄露同样会造成巨大的安全隐患。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胡钢告诉中新经纬,人脸信息与身份确认绑定,如果人脸图片被违规使用,公民个人、企业甚至国家安全都有可能受到损害。

对于上述卖家出售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,一位律师人士对中新经纬(微信号:jwview)表示,目前尚不清楚卖家是如何获取这些人脸数据的,可能是买的,也可能是入侵监控或考勤系统获取的。但不论怎样,未经授权,获取公民面部照片,并出售获利,是违法的。而从网络上爬虫,或者从朋友圈、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获取他人人脸照片,是如何实现的?又是否违规呢?卖家B对于是如何搜集到这些照片的,没有作出解释。在某头部电商平台做图像识别的工程师明成(化名)平时接触大量的人脸数据,他告诉中新经纬记者,通过爬虫技术,从网络上抓取公开的人脸照片数据完全可以,“现在一些国外实验室已经公开了很多人脸数据,网上就可以下载。还有一些,比如网购平台上卖口罩的店铺,可能会拍摄一些模特图片作展示,这些照片也是可以抓取的。至于直接从朋友圈、微博获取照片,据我了解,目前实现不了。这些卖家大概率是一张张手动搜集的,圈内流通,不断丰富图集,或者直接从别处买来的。”明成说。上述律师表示,他人上传到社交平台的图像,只是这些肖像权人在行使自己的肖像权,如果没有明确授权他人使用的,任何人出于商业目的而进行使用,肯定是会侵犯他人肖像权的。胡钢表示,从理论上讲,所有从网上抓取数据的行为都应该得到权利人的许可,如果用于商业化则要支付一定的报酬。“比如在朋友圈这种特定系统内,对于肖像,其他人仅有看的权利,没有使用或售卖的权利。如果未经授权许可将肖像用作他用,就算侵权。”胡钢说。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丁晓东在谈到此类问题时曾表示,“我认为爬取公开的图片本身没有问题,比如明星的图片,但这一行为也需要根据图片的来源和图片的场景来认定,如果对微博和好友相册等半公开图片进行爬取,由于存在生物识别信息,存在一定风险,爬取就需要有一定的限制。”03 

23日上午骑电动车到市图书馆做保洁(8:00-11:00),中午返回家中。下午骑电动车到市图书馆做保洁(13:30-17:00)。工作期间均佩戴口罩,未近距离接触同事。

通过无人零售、外卖等数字手段灵活经营,武汉小店经济正在重启。

25日早上自服连花清瘟胶囊,症状好转后,戴口罩骑电动车到市图书馆做保洁(8:00-11:00),中午步行至附近漯河市公安局阴阳赵分局门卫室休息。13:00左右步行至市图书馆做保洁(13:30-17:00)。中午和工作期间均佩戴口罩,未近距离接触同事。

24日上午未外出。下午陪同朋友到文化路邮储银行自动柜员机取钱,随后返回家中。外出期间两人各骑一辆电动车,均佩戴口罩。晚上出现头痛,自服感冒通。

26日上午戴口罩骑电动车到市图书馆做保洁(8:00-10:00左右),随后返回家中。中午12:30左右戴口罩步行至汉江路与107国道交叉口附近大参林药房买药,随后返回家中。17:00左右王某某自测体温38.5℃,19:30左右在其儿子驾车陪同下前往市中心医院发热门诊就诊,随即被就地隔离观察。

2020年3月28日0-24时,漯河市新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例。新增确诊病例中,源汇区1例。